分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分分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9 20:35:39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当时心里就很怀疑,孩子发现的那个水塘,那边没有农田,跟村里的距离也很远,小孩不会是自己跑去玩的。”张幼玲回忆,自己当时一看两个孩子的惨状,心里就笃定一定会是他杀。“如果我晚去一分钟,说不定小孩就下葬了。就没人能知道孩子是他杀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:美国公然对人“起底”是流氓行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7年过去了,当年目睹过这桩惨案的村民老的老、搬的搬,这桩惨案也慢慢地尘埃落定,变成老人茶余饭后的远久谈资。但当笃信了多的事实突然被推翻,张玉环无罪释放的消息,对于张家村的每一个人都是巨大的冲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初的两个孩子确确实实是死掉了,以一种极为残忍的方式被杀掉了。恨了近27年的“凶手”突然被宣布无罪回来了,那真正的凶手又是谁?真凶在哪里? 谁能给死去的无辜的孩子一个说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相比主路街道上人来车往的热闹,张玉环家附近显得太过于冷清。倒塌的旧房子和丛生的草木,显出了一派凋零的落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为了找一个正义。否则这个事情跟大石头一样的压在我心里。”张幼玲说,张玉环案件昭雪,自己却没有卸下心上的石头:“张玉环是无辜的,凶手另有其人,那凶手什么时候才能抓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如此重大的一个命案,没有任何直接的人证、物证,“这是一起典型的冤案,我当时看张玉环案的判决书,有很明显的这种感觉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对于张幼玲发自同情的“私心”,律师更多讲的是证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水里打捞上来后,两个孩子的尸体被抬到后山上,正准备下葬。张幼玲掀开盖在尸体上的席子,虽然两个孩子的尸体都已经被泡发的开始变样,但一个孩子脖子上有明显的掐痕,另一个孩子脸上有明显的两条勒痕,沿着嘴角延伸向两侧脸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,任丘警方曾最高悬赏5万元征集线索。